[美国总统选举]50年来首位华人,竞选美国总统

  不过,沃伦并非全无负面新闻,她的“身份问题”之前已被炒作。沃伦一直声称自己拥有美洲原住民(印第安)血统,并将自己作为少数族裔的政治代表,但遭到特朗普强烈质疑。去年10月,沃伦为证明少数族裔身份公布基因检测报告,通过科技手段力证其原住民祖先是在六至十代之前,的确拥有六十四分之一到一千零二十四分之一的印第安人血统,但未想却引发更大争议。位于俄克拉何马州的原住民切诺基部落发表声明批评沃伦的做法,称用基因检测确定部落成员身份是不恰当且错误的,部落成员身份只能由部落确认。

  还有一种看法认为,沃伦试图用自己更加“草根”的出身对阵特朗普相对“富有”的家境,将这种出身“政治化”的做法反而招来厌恶和反感。可以想象,扎入竞选池子的沃伦未来还将不断应对这一“身份炒作”问题。

  沃伦生于1949年6月22日,年近70岁的她履历丰富,现为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。沃伦是典型的“学而优则仕”,在高中时就是学校辩论队的明星成员,获得过州高中辩论赛冠军。沃伦曾在乔治·华盛顿大学和罗格斯大学纽瓦克分校求学,并在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分别在罗格斯大学纽瓦克分校、休斯顿大学法律中心、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、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律,主要研究专长为破产和商业法。2012年,沃伦在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竞选中胜出,成为该州首位女性参议员。

  前方绝非坦途。已被打上若干标签的沃伦必须在群雄逐鹿的民主党初选中脱颖而出,必须思考如何才能最大程度团结民主党人及中间选民、如何能让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成为“众人拾柴火焰高”,只有这样,沃伦才可能代表民主党最终与特朗普一决雌雄。(孙成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)

  年终岁尾,民主党参议院伊丽莎白·沃伦向特朗普总统献上新年厚礼—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。作为截至目前民主党最重磅的竞选人,沃伦的加入正式拉开民主党人参选的序幕。序幕一旦拉开,预计将有更多民主党竞选人跃跃欲试。

  沃伦最大的优势在于她的知名度,至少在民主党未来不断涌现的参选者中,沃伦作为一名女性政客的形象已经被部分美国民众所接纳。多年来,沃伦对华尔街和特朗普大张挞伐,成为民主党内风头正盛的草根自由派,其未来竞选重点和主题料将围绕振兴美国普通中产阶级、加强族裔和经济平等、抗击特殊利益群体等议题展开。

  与改换党派的理由一样,沃伦此次宣布竞选的理由同样打出了“中产阶级牌”。在4分半左右竞选宣传短片里,沃伦娓娓道来自己在俄克拉何马州的成长经历,感情充沛地回顾了父亲心脏病突发后一家如何艰苦奋斗。感性的家庭旧照加上理性的经济图表,沃伦试图向美国人传递这样一条信息:美国的中产阶级家庭正面临比上一代更为严峻的挑战,美国政府应当为普罗大众殚精竭虑,却成为富人的谋利工具。沃伦在短片中并未直接点名特朗普,但精心安排的画面直击特朗普政府的软肋,正如视频里的一句话所言:恐惧和仇恨的“回音壁”构筑了这场骗局,不断分散我们的精力、分裂我们的情感。

  有趣的是,沃伦并非一个“纯粹”的民主党人。1991年至1996年,沃伦注册为共和党人,常年作为共和党人参与选举投票。她支持共和党的理由十分简单,认为共和党的主张能够最大程度支持市场发展。但从1995年开始,沃伦的立场发生动摇,选票投给两党竞选人的情况时有发生,因为她觉得共和党不再坚持针对经济和市场的保守政策,而是偏爱大型金融机构,制定了不利于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政策。

  沃伦绝不会是角逐2020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候选人的唯一竞争者。从中期选举的情况看,美国女性、少数族裔、青年一代的觉醒在民主党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,但民主党仍然处于整合各类“身份认同”的阶段。民主党可以通过“身份政治”打赢中期选举的翻身仗,但在总统大选时,倘若无法凝聚多数共识,散乱的“身份认同”反会成为民主党重夺白宫的严峻挑战。

  杨安泽和CNN记者对话(图源:CNN)

  海外网4月15日电50年来首位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华裔杨安泽,日前接受美媒CNN采访时表示,如果自己当选,每个月会给每个美国人发放1000元美金,以应对人工智能日益发展,人们工作岗位日渐流失的现象。

  为了让社会更好地发展,杨安泽提出,首要的是发展经济。然后要关注气候变化。他表示,过去四年是有历史记载以来最热的四年,气候问题正加速演变成一个越来越严重的危机。第三个措施是改善当前美国失调的政治系统。杨指出,当前的政治系统不可能做成任何事,也解决不了21世纪所遇到的问题。

  杨安泽还提到要对美国一些恶意的言论提出监管。“我们必须找出那些故意发表恶评的人,这个问题比我们想象得要更严重,”杨安泽说。

  而杨安泽对抗人工智能的方式是,给每个美国人每月发放1000元美金(折合人民币约6700元)。“你看亚马逊赚了200亿元,这就是为什么实体店要关门。人们将越来越多的钱投入人工智能领域,这一过程是很难被阻止的,”杨安泽说。他认为,经济的发展需要为每个人服务。

  本文系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海外视野,中国立场,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——海外网www.haiwainet.cn或“海客”客户端,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。

  杨安泽(图源:CNN)

  但此前曾有人质疑杨安泽的做法是否奏效。对此杨回应称,自由分红,并不意味着会必然地导致工作时间的减少,这些钱只是保障美国人的基本生活。他相信这不会让美国民众变懒,而是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来发展自己。

 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报道,当地时间14日,美国民主党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美国政治家的目标不应该是拯救那些被自动化所取代的工作岗位,而是让美国人生活得更好。杨安泽认为,让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自动化技术的发展。这一技术的发展影响了摇摆州的投票情况。

  1975年出生于纽约州斯克内克塔迪市(Schenectady)的杨安泽,成长于一个典型的华人知识分子移民家庭。杨安泽大学就读于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(Brown University),并取得经济学艺术硕士和政治科学学位。毕业后,杨安泽进入哥伦比亚法学院取得了法学博士学位,按照父母的意愿成为了一名企业律师。2000年,在互联网发展风生水起之际,杨安泽辞去了高薪的律师所职位,投入互联网创业大潮中,几经浮沉后,通过创业发家。2018年1月,他正式宣布有意代表民主党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,是50年来首位参加竞选美国总统的华裔。(海外网 罗伊晴)

  谈及种族主义的话题,杨安泽说,他最担心的是那些贫穷的白人。他认为,这些贫穷的白人认为自己没有未来,当他们变得越来越愤怒的时候就会不可避免地使用暴力。

  他们不断提高自己的知识,提升自己对不同事物的见解,学会判别,学会批判,开阔眼界,以不同的视角看世界。

  在杨安泽的竞选主页上,充分体现出他对人性的重视。

  哪怕政策略显稚嫩,哪怕政治之路遥遥无期,这次总统竞选的行为也值得赞赏。

  他们同为该校的学生,同时,也都是中国人。

  他是一名“纯血统”中国人,他就是杨安泽。

  两人的父亲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物理博士,母亲则是伯克利分校的统计学硕士。

 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,越来越多的华裔加入了进来,与他肩并肩,一同为未来打拼。

  杨安泽在律师事务所勤勤恳恳地工作了半年之后,他发现了这个社会中存在着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。

  他们拥有一样的中国梦,也拥有同样的华人梦,不久之后,两人便擦出爱情的火花,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  3月15日,杨安泽接受了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的独家专访,讲述了自己决定参选背后的故事。从为何选择将“人性至上(Humanity First)”作为竞选口号,到提出对“自动化可能给人类带来巨大威胁”的忧虑;从回应对于发放1000美元“自由红利(Freedom Dividend)”的质疑,到直面作为华裔参与竞选将面临的歧视和挑战,杨安泽都一一作答。

  回到家中的杨安泽,看着自己的中国面庞,不禁暗下狠劲,我们中国人,没有那么容易倒下。

  “你好,我是杨安泽,我要代表民主党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。”

  在很多人眼中,这一家已经是美国成功华人的典范了。

  当他开口的那一刻起,他就开始为华人力量铺设了奠基石,他在为所有华人而战,有朝一日,历史上第一位华人总统出现时,不会忘记他们曾经站在“巨人的肩膀上”。

  许多人都为这一则消息而震惊,甚至有人认为,这是在搞怪吧?

  他要靠自己的行动,为生活在美国的华人争取本应属于自己的权力。

  如今,他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参选网站,在竞选总统的路上不断努力着。

  可是,万事开头难,原准备有所作为的杨安泽,不料却迎来了事与愿违。

  竞选总统,他为黄皮肤而战

  而杨安泽,则取得了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博士学位。

  许多的年轻人,尤其是在美生活的年轻中国人,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得不到发挥的空间,甚至许多踌躇满志的人没有工作的机会。

  杨安泽在1999年成功进入了Davis & Wardwell律师事务所,他的学识与知识也带给了他12万美金的年薪。

  在2011年至2017年,短短6年时间内,在杨安泽的帮助下,有500多人接受了极为专业的创业培训,他们共成立了29家公司,同时,创造了2500个工作机会。

  不论是在《华盛顿邮报》给出的《参选的15个民主党候选人》,还是《商业内幕》的《10人名单》中,杨安泽均没有出现。此外,美国全美广播公司CNBC新闻网给出的2020年选举“33人名单”,上到前副总统拜登、下到影星“巨石”·强尼,都有出镜,唯独不见杨安泽的身影。

  可殊不知,造就一个人成功和独特的重要途径,往往是教育、知识和眼界。

  于是乎,杨安泽便开始了他的总统之路。

  连自己竞选的logo也经过几番周折后被确定了下来。

  和一些歌颂人类进步的人们不同,杨安泽在这场技术革命中,看到了危机。

  作为知识分子的父母,最为清楚的便是教育的重要性。

  在辞去律师的工作后,杨安泽首先选择了互联网行业,他成立了自己的互联网公司,热血澎湃地想大干一把。

  他本想以自己的能力来帮助更多的中国人,但是,一切真的都在按计划发展吗?

  于是乎,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海浮现——竞选总统。

  几年之后,他创办了Venture for America,这是一个非营利机构,意在帮助和自己一样有着梦想,却无处施展的年轻人,特别是没有自信的华人。

  王小波在《沉默的大多数》中说过:我选择沉默的主要原因之一:从话语中,你很少能学到人性,从沉默中却能。假如还想学得更多,那就要继续一声不吭 。

  88岁的孙启诚,耗费生命末端的5年时间,注入了大量积蓄,只为不让华人为美国的错误背黑锅;华人员工周诗琪,愤然曝光美国餐馆有辱华人的“Chingchong”收据,即便她因此丢掉了工作,却为中国人赢得了尊严。

  他认为,年轻人就是不应该随波逐流,也不应该追随薪水,有时候,许多华裔年轻人追求名利只是恐惧真正地步入美国社会。他说:“创业只是夜深人静中偶尔的萌芽,可是由于社会原因,他们根本不敢轻易迈出。”

  中国人,才能在美国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  让黄皮肤的人的权利和声音不再受到漠视。

  事实表明,杨安泽的竞选总统之路并不一帆风顺。他所面临的挑战和坚阻显然要多于他的机会。

  在对人工智能的理解上,杨安泽认为:“自动化社会可能会给全人类带来毁灭。”随着智能自动化的发展,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中,人工智能逐渐代替了人工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甚至直接表示,“杨安泽竞选总统的机会微乎其微。”对于“杨安泽有意参选”的消息,媒体的报道少之又少。

  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财富,还没得及帮助到更多的中国人,便沉没在资本家的海洋中。

  1975年出生于纽约州斯克内克塔迪市(Schenectady)的杨安泽,成长于一个典型的华人知识分子移民家庭,杨安泽的父母相识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,均受过良好的教育。杨安泽大学就读于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(Brown University),并取得经济学艺术硕士和政治科学学位。毕业后,杨安泽进入哥伦比亚法学院取得了法学博士学位,按照父母的意愿成为了一名企业律师。

  他或将成为半个世纪以来,第一位登上总统大选舞台的华裔,中国人在统治美国的道路上,越走越快了……

  在1960年代,两个年轻人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相遇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哥哥杨鑫泽取得了波士顿大学博士学位,目前在纽约大学担任副教授。

  面对瓶颈的他,并没有选择放弃,他开始总结经验,觉得自己不足以强大到撑起一片天,自己要学习的还太多太多。于是,他开始跟着一些成功的企业家学习,一步一个脚印,将宝贵的经验积累起来。

  走上创业之路,给年轻华人更多机会

  由于Venture for America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,年轻的杨安泽还受到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接见,一时间成为了社会红人。

  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,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,以示鼓励!坚持是一种信仰,专注是一种态度!

  自己专属的facebook竞选界面也一锤定音。

  “知识分子”家庭

  据分析,将近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将因此失去手头谋生的工作。杨安泽认为,真到了那个时候,必定会引起社会动荡。于是,杨安泽下定决心,绝不会让这一幕上演。

  他们极为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培养,始终鼓励两个儿子多读书多学习,嘱咐他们在实现梦想之前,一定要在自己的学业上有所成就。

  杨安泽首先登记成为纽约州的美国总统候选人,随后,他需要合法地在该州的全民投票中竞逐选票,从而争取该州的选举人票。

  当时正值互联网泡沫时期,他的芳华就这样逐渐被埋没在失败中。

  而这件事的意义并不仅在于一个中国人能不能做总统,而在于居于海外的中国人,能否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  只有坐上了总统的位置,他才可以将自己的想法应用在社会中,

  最近,一张黄皮肤的面孔引爆了美国乃至世界的舆论。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前700多天准备连任竞选事宜之时,这个中国华裔,向着世界发出了自己的声音:“我要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。”

  这样看来,这一家中国人已经在美国过上了富足的生活。

  没过两年,他们一同产下两个儿子,哥哥取名为杨鑫泽,弟弟取名为杨安泽。

  那你们就错了,杨安泽这次,真的是冲着总统的位置前进的……目前,杨安泽的竞选网站已经全面上线。

  他觉得,黄种人在美国社会一直没能获得同等公平的尊重,在一些公共事务上也没有话语权。

  秉持着造福年轻人的初衷和自己在这条路上的不断努力,杨安泽在2012年被授予“变革先锋”的称号,又在2015年被选为“全球创业精神总统大使”。

  这名中国人,正式渗透到美国总统大选之中!

  他说:“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,引路人真的很重要。”在这条路上走的越久,杨安泽越发现,生活与创业并不是仅为了金钱,他愈来愈坚持自己的初衷,要去帮助更多初出茅庐的年轻人。

  在他的facebook竞选页的右上角,赫然写着“Humanity First(人性之上)”。

  良好的家庭,扎实的学识和过人的眼界给了杨安泽一种普众之上的能力,在面对可以赚取更多金钱的机会时,他选择将这样的能力转化为责任。

  只要脚印清楚,谁都可以步入光荣

  在中国文化中,沉默在很多时候被作为一种美德,也被视为一种智者的达观。

  而面临维权和挽尊时,包括杨安泽在内,这些华人选择向世界喊出自己的声音。

  可是,自己也只是这个社会中的一员,哪有能力去干涉社会乃至历史的发展呢?

  如今的杨安泽也是一样,他出现在政坛的象征已经大于了意义,这是亚裔在美国政坛主场的一次发声,不管他能走多远,这都是对亚裔政治力量的提升。

  作为一个黄皮肤的人,能跨出参选这一步就已是成功的标志。

  于是他决定,辞掉自己这一份令人羡慕的高薪职业,为证明黄皮肤的勇气与实力,他毅然走向了创业之路。

  无论成功与否,都是一种跨越

  同时,他宣布代表民主党参选,准备在民主党内通过两轮提名竞选。

  可是,杨安泽并不满足于此,他过人的眼界告诉自己,自己能做的,远不止于此……

  与美国其他总统竞选人不同,杨安泽没有将重点放在一些诸如“移民政策”、“重返气候协定”、“税改问题”等,大众的问题上,他“剑走偏锋”,主张中华文化“人性至上(Humanity first)”,他认为“自动化可能给全人类带来毁灭”,并主张联邦政府每月给每个18至64岁的美国人发放1000美元的“自由红利(Freedom Dividend)”,让每个人都能够维持起码的稳定生活。

  对于大部分美国人来说,杨安泽(Andrew Yang)是一个陌生的名字。去年年底,这位43岁的美国华裔企业家向联邦选举委员会(FEC)提交了书面申请。今年1月,他正式宣布有意代表民主党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。这位比美国首位非裔总统贝拉克·奥巴马宣布参选总统时的年纪还要小3岁的纽约企业家,是50年来首位参加竞选美国总统的华裔。

  然而,在近几年的发展里,杨安泽注意到,现在的人工智能发展极为迅速,无人商店、无人柜台层出不穷,逐渐地,机器自动化开始取代人工而存在。

  现在,许多人都认为钞票、跑车和金项链来诠释成功,也以抽烟、泡吧和暴力来演绎个性。

  目前为止,杨安泽已募到大约13万美元的竞选资金,其中大多来自其他华人企业家的捐赠。

  于是,通过Venture for America,杨安泽逐渐成为有志之士的引路人,对年轻人进行创业培训。